当前位置:www.0986.com > www.0986.com >

檗云财法二施等无不同

来源:未知   发布时间:2019-11-15


  五祖演云。实如凡圣皆是梦言。佛及并为增语。或有人出来道盘山老聻。但向伊道。不因紫陌花开早。争得黄莺下柳条。若更问道五祖老聻。自云。喏。惺惺着。

  子湖钁地次。亚钁头回视胜光云。事即不无。拟心即差。胜光便问若何是事。被子湖拦胸蹋倒。从此省悟。

  司空山净禅师因学者请问。师以颂答之。今录三首。四大无从复如水。遇曲逢曲无相互。净秽两处不生心。壅决何曾有二意。 触境但似水无心。纵横有何事。 觉知无妨碍。声喷鼻味触常三昧。如鸟空中只么飞。无取无舍无憎爱。若会应处本无心。始得名为不雅 自由。 见道方。不见复何修。道生如。何所修。遍不雅者。拨火觅浮沤。但看弄 傀儡。线断一时休。

  奯上座参德山。德山才见便做抽坐具势。奯云。遮个则且止。一如底来。向佗道个甚么即免诸方检责。曰犹较旧日三步正在。别做个仆人翁来。奯便喝。山不合错误。奯云塞却遮老 野狐 咽喉。沩山闻举云。奯上座虽得廉价。争奈掩耳偷铃。

  问久向灌溪。到来只见 沤 麻 池。曰。你只见 沤 麻 池。且不见灌溪。云若何是灌溪。曰劈箭急。

  大笨芝。举盘山颂云。光非照境。境亦非存。光境俱忘。复是何物。乃竖起拂子云。微尘诸佛总正在遮里。照破你诸肝五净。衲僧面前不得道着。切宜忌口。

  颖桥 安铁胡 一日正在风穴团炉内坐。有钟司徒来见便问三界焚烧若何出得。安将火匙拨火开。司徒拟议。安曰司徒司徒。

  僧问南院。从上诸圣甚么处去。曰不堂即入。云做么生。曰还知宝应老落处么。僧拟议。院以拂子蓦口打。复唤僧近前曰。令 合是汝行。又打一拂子。

  扬岐会。拈拄杖云。一即一切一切即一。画一画云。江山大地全国老百杂碎。做么生是诸人鼻孔。良久云。剑为不服离宝匣。药因救病出金瓶。喝一喝。卓一下。

  三圣参德山。才欲展坐具。山云。住。不消展炊单。遮里无残羹馊饭取汝。曰。赖遇无设有。向甚么处着。山便打。圣接住推倒向床上。山大笑。圣哭 便下参堂。堂中首座号踢天泰。问。行脚须得本道公验。做么生是本道公验。圣云道甚么。座再问。圣打一坐具云。遮漆桶。前后触忤几多贤良。座拟人事。圣便过第二座人事。

  黄龙南云。[鴳-女+隹]勒那空中变现曼拏罗。指地为泉。德山会下光前绝后。临济门前只得一边。良久云。做么生是那一边。

  灌溪闲云。十方无壁落。四面亦无门。露裸裸。赤洒洒。没可把。僧问若何是祖师西来意。曰。钵盂盛饭。桶里盛羹。云学人不会。曰。饥即吃。饱即休。

  玄沙云。夫古佛实宗常随物现。使用途处流 耀。现显安然凹凸尽照。是以沙门上士道眼唯先。契本明心方为事实。森罗万像一体同源。廓尔谁论有畅。尘劫中事都正在目前。时人旷隔年深 致乖常体。迷心认物以背实宗。执有畅空不遇良友道友。只自于私做解。纵有筹议浑成意度。及至寻穷理地不辨。况生平本人不曾捞捷。若乃先贤古德便自知时。低廉甜头推功庵岩石室。古德云。情存圣量犹落法尘。己见未忘还成渗漏。不成道持斋持戒长坐不卧。住意不雅空凝思。www.c53.net,便当去也有甚么商量。西天外道入得八万劫定。凝思沉寂闭目藏睛灰身灭智。满后不免。盖为道眼不明。根源不破。夫落发儿即否则。不成同佗外道也。莫非实正在明达具大知见。能取诸佛同彻寂照忘知 虚含万像。现在甚么处不是。汝甚么处不分明。甚么处不露现。何不取么会去。若无遮个地步。时中争奈诸般渗漏何。总成虚妄。阿阿谁即是生平得力处。照实未有发现。切须正在急时中忘餐失寝似救头然。如丧身命。冥心自救。放舍闲缘 歇却心识。方有少许相亲。若不如是。明朝后日尽被识情带将去。有甚么分。现在却不如佗无情之物敷唱分明。土木石头说法很是实正在。只是少人能听。若闻此说始可筹议。且道无情说底法做么生筹议。试道看。不成道无言无说也。无听也。不成道无问而自说。称叹所行道。不见善财孺子参五十三人学问。末后见。弹指之顷得入门。才入门后其门自闭。于楼阁中睹百千诸佛过去受身。所参一百二十人学问化境于楼阁中一时俱现为其证明。善财狐疑顿息。大凡椽下具遮个实正在发现即可筹议。便向四生六道中同于诸佛。更惧何。且阿谁知佗一切诸法都无实体。至于灵山会上迦叶亲闻犹如话月。古德云。都莫考虑还同指月。甚至三乘行位涅槃圣德圣果并如空花兔角。不见道却来不雅。犹如梦中事。无为心法不成相依。日久年深全无好处。只为违实弃本。厌离凡情折心圣道。做此见知不出佗限量。抛佗五阴不去。不见道诸行无常是生灭法。你只拟向前争能明得。可中彻去方得知之。若未究得。当知尽是虚头。难信之法。具大根器力能明达。若彻去。万劫亦然。古德云曲向须了却。谁能累劫受余殃。珍沉。

  鼓山云。大事未办。宗脉欠亨。切忌记持言句。认识里做活计。不见道。意为 贼。识为浪。尽被漂沦 没溺去。无分。诸必若大事未通。不如休去大歇去。身心纯静去好。时中莫驻着。事却易得露。遮个是事。不得已相劝之言。前人唤做死马医。若是个汉。向佗取么道。好像寐语一般。且诸人分上做么生。十二分教还用得一字么。诸方老宿语还用得一句么。若十二分教是。兄弟正在阿那教中。若诸方老宿语当得。兄弟正在阿那句中。所以道十二分教唱不得。凡圣摄不得。今古流不得。言句该不得。取么措辞 盖为 刺 头 入正在教门里。且取伊拆开。如有个汉总未通遮个动静。向佗取么道。被伊蓦口掴??沸做么。不成怪得佗也。兄弟。大须鉴别。莫吉凶不辨。有辨者出来对众验看。时寒久立。

  妙喜曰。衡量临济三要三玄。须还佗南院始得。雪窦为甚么却道拂子不知来处。妙喜亦道个瞎。且图两得相见。

  小参云。一击响小巧。喧轰通。知音才侧耳。项羽过江东。恁么会。恰认得 驴鞍桥 做 阿爷 下颔。

  百丈问赵州近离甚处。曰南泉。丈云南泉有何言句。曰未得之人曲须悄悄。丈便喝。州做怕势。丈云大好悄悄。州乃做舞而出。

  翠岩实举黄檗正在南泉做首座。甘贽行者请施财。檗云财法二施等无不同。行者舁钱出堂。斯须复云请施财。檗云财法二施等无不同。贽便行钱。甘贽行者 黠 儿 落节。黄檗施财何曾。